对此,有澳媒用“恐惧”二字形容澳大利亚做出禁止华为参与5G决定之后的心态。

④当前赚钱效应扩散已相对充分,此时需向高景气的行业方向聚焦,而行业内部也需要向优质龙头聚焦。